如何掏空一家汽車公司?

 行業新聞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6-03 15:47

來源:市界

浙江有兩位汽車“大佬”,一位是李書福,另一位是應建仁。

同是從小地方起家,李書福帶領吉利收購沃爾沃,闖出一番天地,應建仁卻熱衷於資本遊戲,鬧得爛債纏身。

應建仁作為眾泰汽車的實際控製人,在2017年聯合他的外甥金浙勇,導演的一場“借殼”大戲,實際上就是”左手倒右手“,曆經三年終於爆出62億元的驚雷。

曾經估值116億元的眾泰汽車,如今62億元的商譽一夜化為烏有,2019年爆虧92億元,股價從最高15元跌至2元。

舅侄二人早早套現,留下一茬韭菜掩麵哭泣。

01自爆62億商譽

埋雷千日,終有一爆。

4月25日,眾泰汽車披露了2019年主要經營業績,應建仁親手拉響那根引線,62億元瞬間灰飛煙滅。

市值隻有40億元的眾泰汽車,計提了62億元的商譽,加上經營虧損,2019年眾泰汽車虧了92.94億元,虧掉公司市值兩倍有餘。在A股奇幻的虧損故事裏,眾泰汽車算是虧出了新高度。

這62億元的商譽,可以追溯到2016年眾泰汽車與金馬股份重組上市的一係列操作,背後操盤手應建仁,是浙江永康地區首富。

永康市以“五金”出名,應建仁1992年創辦了一家五金廠,主要生產汽車衝壓件和模具,一步步擴張後形成鐵牛集團,業務深入永康市的方方麵麵,包括電子元件、地產、汽車等。

應建仁和妻子徐美兒控製的鐵牛集團2003年、2007年先後買下了兩家殼公司——金馬股份、銅峰電子,此後便開始了資本市場的表演。

涉獵汽車零部件領域的鐵牛集團,2003年嚐試汽車整車製造,出資300萬元和自家親戚一起成立了眾泰製造,應建仁的兩位外甥負責公司的裏裏外外。

因為趕上國內汽車製造的黃金期,眾泰製造很快便可以獨當一麵,成為集團重要的一塊業務,自然也打起了上市的主意,最終的方案是利用應建仁手中的“殼”資源金馬股份,借殼上市。

2015年11月,應建仁正式啟動“借殼”計劃。外甥金浙勇成立永康眾泰汽車有限公司(下稱“永康眾泰”),作為本次“借殼”的運作平台,裝入眾泰製造和眾泰新能源兩塊重要的資產。

在應建仁的操作下,實際資產隻有22億元的永康眾泰,以116億元的價格賣給上市公司,形成80多億元的商譽。

彼時,永康眾泰的業績成色並不好。眾泰汽車一直被貼著山寨、模仿的標簽,坊間稱為“豪車皮尺部”。新能源汽車補貼最凶猛的時候,眾泰也順勢入局,推出的雲100、T11等車型,新能源補貼金額接近售價的60%,完全是補貼依賴型產品。2015年眾泰新能源汽車收入為21.9億元,補貼就達到11.4億元,補貼占收入的比例高達52%。

補貼補出來的汽車產品,讓眾泰新能源汽車一度被封為“國民神車”,2016年銷量達到33萬輛,但是隨著新能源補貼政策大幅度退坡,眾泰新能源汽車的市場地位便越來越差,“重組上市”完成後,2017年、2018年的銷量分別為31.7萬輛和23.31萬輛,業績大幅下滑。

賣車賺得補貼之外,永康市政府一直對鐵牛集團旗下的企業“寵愛有加”,每年對眾泰的政府補貼約為2億元。不過鐵牛集團也是永康市的納稅大戶,常年名列永康市納稅百強企業名單,即使在非常艱難的2019年,鐵牛集團也是億元納稅單位。

2019年下半年,車市寒冬、沒有滿足國六標準的車、新能源補貼退坡,多重外部壓力襲來,眾泰汽車陷入停工危機。永康市政府出麵協調,讓眾泰汽車從銀行獲得30億元貸款,永康市上級單位金華市政府甚至透出風聲,會追加投資15億元,來保住眾泰汽車。

不過“打鐵還需自身硬”,眾泰自身造血能力不足,背後實控人應建仁甚至有掏空上市公司之嫌。“借殼”完成後,裝進去的商譽逐年減值,還剩62億元。

2019年,眾泰汽車幹脆來了個商譽大洗澡,62億元商譽直接歸零。

02薅上市公司羊毛

商譽清零,是遲早的事,畢竟從一開始,這就是注定的結局。

2016年3月,“借殼”方案出爐,金馬股份通過發行股份+現金的方式,收購永康眾泰。彼時,永康眾泰淨資產價值約為22億元,卻給出116億元的超高估值,增值率達到429%。

金馬股份當時的市值僅為32億元,這項收購被譽為“蛇吞象”。永康眾泰的估值也遭到質疑,畢竟吉利收購沃爾沃才花了18億美元,眾泰無論從市場還是技術都難以跟沃爾沃相提並論,卻得到跟沃爾沃旗鼓相當的估值。
根據“借殼”方案,金馬股份要向金浙勇支付20億元現金,後者將成為上市公司的實際控製人。反正裏裏外外都是應家人,“借殼”上市後,既可以套現資金,又把80億元商譽變成實打實的股份,還順帶提升了上市公司的股價,簡直是一石三鳥的模範資本操作。

應建仁萬萬沒算到,方案剛做好就趕上證監會出台“史上最嚴”的“借殼”規定,嚴防上市公司控製權易主,應建仁的完美“借殼”方案正好撞到槍口。

應建仁不甘心,立馬想出另一個方案規避約束。

既然金浙勇是障礙,那便讓他出局,在收購案終止的一月內,鐵牛集團用60億元分別收購了金浙勇等人手上永康眾泰的股權,最終合計持有永康眾泰57%的股份,成為控股股東。

鐵牛集團本來就是金馬股份的控股股東,把永康眾泰裝入上市公司,實際控製人不會發生改變,就不構成借殼上市。

鐵牛集團收購永康眾泰時,仍舊按照116億的估值來購買,相當於把“借殼”過程前置了一步,而這次交易,不僅使得金浙勇直接套現50億元,是“借殼”方案套現金額的2.5倍,還成功繞過了證監會的監管。

最終,永康眾泰入主上市公司,金馬股份更名為眾泰汽車。彼時,新能源汽車概念正熱,加上有116億元資產並入,眾泰汽車市值一度飆升至290億元,是“借殼”之前的約10倍。

“借殼”猛賺一大筆之後,應建仁還在持續薅上市公司羊毛。2018年6月,鐵牛集團將永康市一塊14.6萬平方米的土地,轉讓給眾泰汽車,價格為2.7億元。平均每平米的價格約1800元,而同時期永康市工業用地約為750元每平米,交易價格遠高於市場價。

2018年3月,鐵牛集團拍下這塊地的價格是1.1億元,短短三個月就從上市公司賺走1.6億元。

應建仁通過“低買高賣”的手段,逐漸掏空上市公司眾泰汽車。

03穩賺不賠的“借殼”

眼看眾泰汽車一步步邁入空心化,但重組時帶入上市公司的80多億元商譽,鐵牛集團還是要負責的,眾泰汽車需要完成相應的業績承諾才能過關。

按照業績承諾,眾泰汽車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經審計的淨利潤分別不低於 12.1億元、14.1億元、16.1億元。如果眾泰汽車未完成業績承諾,那麽鐵牛集團優先用眾泰汽車的股份償還,由上市公司以1元回購並注銷,如果股份不夠還再用現金償還。

在交易之前,眾泰汽車2014年、2015年淨利潤分別為2億元和9.7億元,如果要完成業績對賭淨利潤每年需要保持20%左右的增長,這在汽車行業是一個相對較高的增速。

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的風險,在資本市場叱吒風雲的應建仁能不清楚嗎?這裏就不得不提一句資本市場的聖經:“事出反常必有妖”。

眾泰汽車最終在2017年8月成功入主上市公司,當年眾泰汽車就沒能完成業績承諾,2017年淨利潤為13.4億元,隻完成業績承諾的95.15%,鐵牛集團用1000萬股賠償,上市公司以1元回購並注銷。

值得注意的是,鐵牛集團獲得的股份,是通過眾泰汽車入主上市公司交換得來的,注銷少量股份並不影響它的控股地位。

2018年,眾泰汽車非但沒能盈利還虧損了4.19億元,跟16.1億元的業績承諾相差20億元,根據補償協議,鐵牛集團需要補償4.68億股,並由上市公司注銷。

鐵牛集團後來又披露了一份跟金浙勇的協議,其中規定鐵牛集團即因眾泰汽車業績未達標而補償的股份,產生的損失由金浙勇以現金補償,以2018年最後一個交易日眾泰汽車的股價為基礎,最終金浙勇向鐵牛集團支付了合計20.28億元的補償款。

巧合的是,應建仁“踩點”把鐵牛集團持有的眾泰汽車股份質押了,導致所持有股份不夠償還,就一直拖著不還了。

2018年6月到9月,鐵牛集團集中質押了6.4億股,占其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的80%,那時眾泰汽車股價在10元上下,以行業平均質押率4折計算,鐵牛集團通過質押的回款規模超過20億元。

一邊收了金浙勇20億元現金,一邊掐準時間點,提前質押,導致股票無法償還,兩頭的便宜都占著。

就算鐵牛集團將4.23億股股份歸還給上市公司,它還持有27.15%股份,依舊保有對眾泰汽車的控股權。

未來如果償還這筆股份,應建仁也不吃虧。以眾泰汽車5月12日的收盤價1.89元計算,鐵牛集團需要償還的4.68億股價值8.84億元,而它從金浙勇那裏得到20.28億元,相當於“浮盈”11.43億元。

目前,鐵牛集團仍未償還4.6億股。2020年5月,眾泰股份發布公告顯示,浙江證監局已經針對此事責令鐵牛集團改正,切實保障上市公司和投資者的合法權益。

眾泰汽車還在持續虧損,2020年一季度虧損約4億元,同比下滑494%,供應商紛紛訴訟凍結上市公司股份,鐵牛集團亦成為凍結目標。

不過,應建仁聯合外甥金浙勇這一係列左手倒右手,怎麽算都是一筆劃算的買賣,隻是苦了那些相信眾泰銷量神話的韭菜們。

如今,62億元的商譽重擔卸下,眾泰汽車又變成一個市值小無負擔的優質“殼”資源,而應建仁的鐵牛集團還有房地產、五金等業務,如果借機再來一輪“左手倒右手”的資本遊戲,不知道還有沒有韭菜可以割。